欢迎访问:大香萑大香蕉75-大香蕉一本综合在先线-2018大香蕉伊在线a-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唐少风流

唐少风流


 连着两天的阴雨天气后终于开晴,阳光无私的普照在青城每一个角落。唐鸣天今天早上一起来就觉得神清气爽,由宏方裕引见了青城掌门——卫正豪之后因为阴雨的天气,这两天他一直窝在宏方裕的屋子里。当然他也不会就此闲着,经过两天的反覆思量,他终于想出了如何完成任务的大体计划,所以对他来说,今天的阳光来得正是时候。
  活动了一下筋骨,按宏方裕所说的方向,来到后山青城诸子练功场附近。青城天下幽,尤其是青城后山:林木满山、曲径通幽。一路上饱尝青城秀色的唐鸣天心怀大畅,清啸一声,展开“风妙郎”独步的轻功身法在层峦叠翠的青山中飞纵起来。
  这套身法本是由唐老爷子为“风妙郎”这个人物夺身设计的,身法快捷且姿态美妙,但以前唐鸣天施展时总觉得力有不逮,不能全面发挥这套身法的妙处。
  不过又服了两粒“天山雪莲丸”后功力再精进十年,今天他施展此套身法时果然不负“风妙郎”的外号,身形飘飘,犹如御风而行,而且越来越体会到这身法的妙处,速度也越来越快,不知不觉中已绕着这一带转了快两圈,又差不多回到原来的出发点。
  就在此时,突然听到一声轻叱:“青城萍踪”,一道火红色的身影一闪来到唐鸣天的身前,也不打招呼,径直在他前面施展轻功一路飞奔。
  唐鸣天心中暗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自己都快忘记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时,她却自动出现了。不由加紧脚步,紧跟住前面的女子。
  那女子的身法虽然十分的奥妙,但吃亏在功力实在太差,唐鸣天全力施为之下,不一会儿就将原来一箭之遥的距离缩短至两三步,只消再紧赶两步便可来到那女子身前。唐鸣天却在此时故意放慢了脚步,随着她的速度不离不弃紧随在她身后。那女子也知道身后之人已追近,这场轻功比试以自己落败收场。但又不见他赶至自己身前,只是牢牢跟在自己身后,莫非是消遣我?心头一阵气恼,忽然身形一侧,向旁一条小路闪去。唐鸣天不明就里,当然依旧紧跟其后。
  这条小路直达半山腰的一道栈道,经过两天霏霏淫雨,山溪汩汩而下竟有几分汹涌的气势,栈道尽头由一座吊桥相连,下面便是万丈悬崖,只见那女子纵身一跃,已稳稳落在吊桥的的吊索上。
  她得意的回头向唐鸣天望了一眼,而唐鸣天只觉心头“突”的一震,他万没想到那红衣少女竟如此美丽: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晶莹的美目,琼鼻下的小嘴微微撅起,更显娇媚无限。阳光轻洒,为她火红的外衣添了道圣洁的光辉,脚下白云缭绕,恰一似仙子临凡,身上被溪水微微打湿,又一似出水芙蓉。
  唐鸣天居然看呆了。那女子看到唐鸣天一付瞠目结舌的样子,不由“噗哧”
  一笑,那灿烂的笑容,银铃般的笑声虽然把唐鸣天唤醒,但也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中。
  唐鸣天发现自己的失态,立即恢复了冷峻的面容,叫了声:“好!”身形掠起,向吊桥的另一条吊索纵去。因为那女子因为已在吊索上站定,所以唐鸣天到了吊索上也从容站定。那女子偏生在此时又咯咯一声娇笑,起步就往对面掠去。
  唐鸣天虽然失去先机,但自然不会象对敌时那样,将暗器向她身上和脚下的绳索招呼,只是脚下加紧向前赶去。
  两人居然同时纵下吊索,那美貌女子知道在这短短的距离中,自己刚才已占了莫大的便宜,不由赞赏的向唐鸣天瞟了一眼。唐鸣天这下不再落在她身后,身形起落间与她并肩而行,那少女倒也没有着脑,只是面庞微微泛红。两人就在这青城后山中各展曼妙的身法而行,远远望去,倒好像一对神仙眷侣。
  奔跑飞纵中,唐鸣天忽然略一俯身,已摘下了两多野花,右手腕一抖,其中的一朵已平平的没入山路旁的树丛中。左手的一朵送到那姑娘的面前,道:“小子唐突,鲜花送佳人,望姑娘笑纳。”
  那少女微微一怔,脚下停步,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娇嗔,道:“讨厌,做些什么酸溜溜的事,又说些甚么文绉绉的话。”也不伸手接花,也不拒绝,一时两人就僵在原地,都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一声清亮的啸声传来,那少女一听,连忙回应了一声清啸,对唐鸣天道:“我妈妈来啦,不再和你歪缠啦。”看了一眼唐鸣天手中娇艳的野花,剁了剁脚,劈手夺过花儿,回身便走。
  唐鸣天看着她娇俏的背影,哈哈一笑,也反身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又并肩而行,那红衣少女急急道:“你莫要跟得那么紧,被我妈妈看见了不好。”
  “那也行啊,不过你要叫我一声好听的。”唐鸣天边说着,身形反而和那少女贴得更紧了。
  “你莫要这样,我……你……你别跟着我。”
  “我刚才一直跟着你,你不也没什么吗?你妈妈看见了也没什么嘛,俗话说丈母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谁是你的丈母啦,你莫要胡说。”那少女显然涉世不深,面对唐鸣天的无赖话语居然不知所措。更兼唐鸣天说话时嘴里的热气吹动她耳鬓的发际,弄得她麻痒无比,一张俏脸儿涨得通红,一颗芳心儿扑扑直跳。
  这时清啸声又响起,离他两人的距离较之刚才近了不少,那少女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说道:“求你了,别跟得那么紧,被妈妈看见,可羞死人了。”
  “那你就叫我一声好哥哥,我就不跟得那么紧。”连唐鸣天也想不到,自己平日里冷峻的外表下,居然也隐藏着这油腔滑调的一面。
  听不到女儿的回应,清啸声又响起,这次近了不少,红衣少女被逼得无奈,只得回了一声。接着低着头,脚尖踢着前面那颗并不存在的石子,嘴里低语道:“好……哥哥!”
  这哥哥二字说得极轻极快,就如刚出口就吞回一般。说完就如同一支受惊的羚羊飞也似的向清啸处奔去。唐鸣天微微一笑,慢慢的跟在她的后面。
  红衣少女绕过前面的一条山路,唐鸣天就听到一声妈的欢叫声,待他转过山路时,只见那红衣少女也扑到一位青衣少妇的怀里,一边含笑向他这看来,一边和她妈妈说着话。
  待唐鸣天来到近前,那少妇方始推开仍腻在怀里的少女,一抱拳道:“这位就是风妙郎吧,早听方裕说起你的大名。在下兰慧,这是小女卫红衣,她顽皮得紧,望少侠莫要见怪。”
  原来那少女叫卫红衣,倒名副其实。唐鸣天看向兰夫人,也是个美人坯子,只是叫卫红衣圆润许多,透着一股成熟风韵。
  唐鸣天望着成熟丰满的兰夫人,心口不一的道:“原来是青城派掌门卫老爷子的夫人和小姐,小可李吟天真是失礼。”
  兰夫人还想说话,却听得红衣娇嗔道:“人家哪有顽皮,刚才看见他施展轻功,人家不过想和他比试一下嘛。”说到这儿向唐鸣天眨了眨眼,道:“今天我们打了个平手,下次再比过哦。”
  唐鸣天暗叹口气想:这妮子果然天真得紧,她母亲明明先看她,要撒谎也大可说自己胜了,如今这么一说,无疑是自认输了。嘴上却连忙附和说:“不错,咱两人下次再比过。”
  卫红衣听到唐鸣天故意加重的两人二字。不由想到两人刚才并肩同行,更想到之后唐鸣天对她的言辞轻佻,刚刚恢复正常的脸不由又腾的一下涨得通红,手中把玩着刚才唐鸣天送她的野花,口中再无一言。
  兰夫人自然听出话里的玄机,再看到女儿这付模样,心里就明白了八九分,笑道:“好啊,今后你两人可要多切磋切磋啊。”
  她也故意加重了两人这二字音量。顿时羞得红衣直想找个地洞一头钻进去。
  猛一跺脚,道:“妈……”回身就跑。
  兰慧见女儿羞得逃走了,微笑着对唐鸣天抱了抱拳:“李少侠不妨在青城多逗留几日,在下先行告辞。说完就扭头追她女儿去了。”
  唐鸣天望着她母女二人远去的身影,嘴角露出一个奇怪的微笑,返身向刚才那条路飞纵而去。
  唐鸣天重又回到刚才向卫红衣送花的所在,他诡秘的一笑,然后跃入他第一朵野花射向的树丛中,树丛中居然躺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少女,看年龄也就和卫红衣差不多大小,不过那傲人的双峰和丰满的体态证明她的身子已经过不少男人的爱护。
  唐鸣天大大咧咧的说:“你倒真乖,我还以为你会偷偷溜走呢。”
  那少女说:“还不是你这朵美丽的花儿把我给留下了。”说着将手中的花儿凑到鼻下吻了吻,仿佛很陶醉的样子,接着又将花轻柔的扫过自己的双峰,一路经过光滑的腹部,直抵双腿间那丛黑毛处,来回的撩动着,“想想真是好笑,你就凭两朵小小的野花,居然就把青城双艳都给征服了。我也就罢了,红衣可是掌门人的女儿、掌上明珠,从来不对男人正眼相瞧的,可看今天的情形她对你可是情根深种啊,也不知你用了什么手段?!”
  唐鸣天褪下了自己的上衣,躺到这风骚少女的身边,大手攀上了她高耸的乳峰,笑道:“青城双艳,那你就是卫正豪唯一的女弟子——玉女剑张蓉?”
  张蓉伸手探向唐鸣天的腹部,用力的摸着他坚硬的腹肌,媚笑道:“你还真聪明。”
  唐鸣天的手指已取代了那朵花的位置在张蓉的阴部上下撩拨着,嘴里念念有词:“你这小贱人,什么玉女剑,我看叫玉女贱才对。刚才那个少年是你的小相好吗?”
  张蓉将自己的脸和唐鸣天的脸依偎在一起,探出象灵蛇一样的舌头舔舐着唐鸣天的耳垂,喃喃的说:“什么小相好,他不过是我的一个小师弟,人家被他歪缠得久了,今天练功时一时兴起,就到这让他尝点甜头,谁知他几下就交了帐。
  我正觉得无聊,想和他一起回去时,你的野花就到了,好人,看你轻功那么好,你就是宏方裕这几天老在我们面前说起的‘风妙郎’李吟天吧。“
  到处向别人吹嘘“风妙郎”是唐鸣天安排宏方裕做的,让别人都熟知自己的名号有利于自己的行动。此时唐鸣天的中指已探入了张蓉的阴道中,随着手指快速的抽插,带出不少粘滑的液体,张蓉的喘息声也随着变急变粗了起来。
  “好人,别在逗人家了,人家等了你那么久,你可千万别叫人家失望噢!”
  张蓉一边嘴里发浪,一边解开唐鸣天的裤子,纤手捏住了他的阳具,套动起来。
  唐鸣天任由她作怪,道:“我就算是让你失望了也不打紧啊,反正你这小淫妇在青城的情人也少不了吧!快告诉我都有哪几个!”
  “*****,看不出‘风妙郎’还是个醋坛子啊,我的情人倒真的不少,还有不少有意思的事,你要知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先得和本姑娘一戏风流,我才好告诉你。”
  唐鸣天有心套出她的秘密,色色的笑道:“你不知道我的脾气,我最喜欢风骚的女人,听到对方和别的男人有一腿就更兴奋,你把这些事说得越详细爷就越起性,等会就越有你乐的。”
  张蓉春情无限,媚眼如丝的望着唐鸣天半勃起的阳具,心道:“好家伙,现在就这样的大尺寸,完全勃起之后的尺寸岂不……”想到马上要有个大家伙进入自己的淫穴,就觉得小穴和心头里有百十只蚂蚁爬过一样,痒得不行。“看来为了让自己好好的爽一下,恐怕只有将自己的丑事都告诉他……”想到这里不由心中又泛起异样的感觉,为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所羞耻,又兴奋异常,穴的淫又分泌了不少。
  “好嘛,人家就告诉你嘛,奴家喜欢成熟些、功夫好些的男人,所以和大师兄、二师兄、五师兄、七师兄有染,还有就是今天的小师弟。”
  唐鸣天听到这淫妇居然和这么多人有染,骂道:“果然是个小淫妇,骚货,那你怎么没有勾引你的师傅呢?”
  张蓉看着唐鸣天的阳具似乎真的又大了几分,心头一阵狂喜,对唐鸣天自是有问必答:“我也试着接近过师父和另几个师兄,不过他们不为所动,我也就知趣了。其实师傅有师娘那样的尤物,对我自然是看不上眼啦。”
  唐鸣天把张蓉的两个手都牵到自己的阳具上,张蓉乖巧的摆弄着他的阳具,只盼着它能彻底雄起,好让自己快活快活。
  “那你就把刚才说的有意思的事讲来听听。”
  “二师兄喜欢红衣姑娘是人所尽知的,他和我每次玩到高潮射精前都会高声叫道:”红衣……好红衣……你的小穴好紧啊……师兄不行啦……师兄泻给你啦……你替师兄生个小娃子吧……‘“
  “每到这时我就配合他叫道:”师兄……你弄得红衣好快活啊……红衣也泄啦……你射给红衣吧……红衣一定给你生个胖小子……‘“
  唐鸣天听着张蓉绘声绘色的叙述,心头也不免一荡,手上加力,狠狠的捏了一把她高翘的乳房,道:“果然是一对狗男女,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最过火的就属大师兄张得胜啦,你知道他暗恋谁吗?他暗恋我们师娘!每次他都要我假扮师娘的声音叫他:”啊……好得胜……你操得师娘好舒服啊……
  啊……用力啊……操死师娘吧……师娘是个欠操的烂货……你狠狠的操啊……啊……操死师娘啦……‘“
  张蓉表演了一番后看见唐鸣天的阳具已高高耸立,硕大的龟头呈紫红色,不由兴奋的发骚道:“好人,你喜欢我假扮谁你才会特别兴奋呢?小贱人一定满足爷的需要。”
  唐鸣天收集到了所需要的情报,但是张蓉话同时也让唐鸣天又是心中一荡,不由得想起身在唐门的娘亲——柳如萍那丰满妖娆的躯体。不过他还是强压下了让眼前这个骚货假扮柳如萍的想法,一把拖过张蓉将她压在身下,说:“我要的就是你这个小贱人,小骚货,你就好好的伺候我吧。”说完,就将大阳具朝她湿滑的阴道中狠狠的顶进。
  突然受到朝思暮想的大阳具的抽插,张蓉几乎立即进入了状态,叫床实在是她的拿手好戏,她一边努力迎凑着唐鸣天的进攻,一边给他摇旗呐喊:“嗯……
  嗯……好大,好硬啊……小骚货爱死你了……“
  唐鸣天只感觉到随着张蓉的浪叫声中,湿嫩的肉穴紧紧地包住自己的阳具,令他舒适万分,而张蓉却感到每当唐鸣天用力插入或抽出时,他阳具上盘曲的青筋,都会深深的刮过她敏感娇嫩的阴道,使她的身体不住的颤动着,嘴里不住地娇喘呻吟着:“啊……插得好深!……唉哟!……好硬哟!……顶死我了!……
  再加把劲啊……插爆贱货的浪穴吧“
  唐鸣天的阳具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一忽儿九浅一深,一忽儿忽左忽右,一忽儿直抽直入。张蓉则将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他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穴口里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草地上。她完全沉溺快感中,如痴如醉、急促娇啼,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啊……好啊……贱货舒服死啦……啊……顶死我了!……要泄啦……小贱货通通泄给你啦……啊……”
  张蓉“啊”的狂叫一声,双脚夹紧唐鸣天的腰部,阴户里急促收缩吸吮着他的阳具,一阵滚热的阴精狂泄而出。
  唐鸣天笑着说:“怎么样,我有没有让你失望啊?”
  张蓉叫喘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说道:“你实在是太强了,我从没有这么舒服过。”
  唐鸣天猛的一挺留在张蓉阴道中仍然坚挺的阳具,道:“你舒服,我还没舒服呢,再好好的伺候一下爷吧。说着,又挺动起来……”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绑肉票 下一篇:拱手相送黄帮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